三一后第二主日 礼拜日 诵读

节选自理查德·胡克的《教会政制法规》

我们由他获益不少

  上帝子之化身成人,只是在乎两种性质的结合,而这种结合使那种较弱的性质增加完美,但不足以改变那较高尚的性质。因此如果有人问:上帝之子的个体,曾由于取得人性获得了什么益处,它的全部益处就是他成为一个像我们一样的真正及自然的人,因此他可以有一种性能,这种性能比较他原来的个体所能有的更能胜任他的中保的职务,他自己由此而获得的唯一益处,就是他可以为别人的好处而受苦,而牺牲。
  谈到耶稣基督的化身成人,我们是否可能有理由说:既然我们的性质不能丝毫改变他的性质,然则他的性质也一样不能改变我们的性质呢?他之所以采用我们的性质之唯一理由就是要改变它,提高它的品质,且由此改善它的境况,虽然并没有破坏他所采用人的本质,也没有把他的神性的固有力量及特色放进去。正像我们在上文所已说明,上帝之子在他的化身成人中,虽改变那种从前是独立的个体的生活方式,但在与肉体的联合中并没有因此而使上帝的性质有所变更一样;在基督的个体中的人性既非由于此种联合的力量而大有改变,而仍然永远停留在我们的本质所受的限制的范围里面;但在另一方面,我们的本质的境况及品质并非全无改变,却有许多伟大的效果,出自它与神性这般接近的缘故而产生。上帝不能从我们接受什么,但我们已由他获益不少。因为虽然神性的特色不能转移到人的性质里面去,但神性的许多超自然的恩赐及效果还可能这样转移。

发表评论